一帮赌徒成就了比特币的狂欢

  • 时间:
  • 浏览:73

  2019开年以来,加密货币市场一改2018年熊市的颓势,裹挟着着IEO的热潮,一路爆发式上涨,似乎让人梦回2017年大牛市的癫狂。

  此波上涨周期有诸多利好的兑现,莱特币即将在2019年8月8日减半,在减半预期推动下,莱特币开启“复仇”之路。

  据binances数据显示,莱特币最低价格22.32$,目前价格最高触及98.5$。涨幅接近4.5倍。

  疯狂的不止是莱特币,各种小山寨币集体暴动,势如破竹的走势,十倍百倍频繁出现。最引人瞩目的当属火币网。不知名的币种一天翻倍的神话每天都在上演。

  是的,这是一场赌徒的狂欢。

  看谁跑的快,有时候跑的快不一定会高兴,往往是随之而来的是踏空的怨恨,而坚定持有的可能就是站在山顶的悲怆,所有人都不知道临界点什么时候到来。

  看别人赚钱,比自己亏钱还要难受。令人错愕的是到底哪里冒出来的“神秘买家”,在不惜成本拉盘,而跟风者如赌徒般蜂拥而入,共襄盛举。

  然而,赌徒真的不好吗?

  加密货币史上,早期也同样有一群赌徒,他们在赌比特币的未来,赌加密货币会带给他们梦想中的财富自由。

  2015年,艾力克正是其中一员,当时他才29岁,三年前他还是过着清贫的生活,外面债台高筑。,每晚出没赌场的他颓废不堪,突然有一天容光焕发,不需要战战兢兢的承受输的恐惧。

  正因为他才刚刚售卖完一个由比特币支付的赌博网站,要知道三年前他仅仅花了225$买下,如今以1100w$出手,一举实现了财富自由。

  同时他还持有大量的比特币,不过还是非常忧虑,他时常和身边的朋友诉说自己的担忧,他害怕比特币哪一天突然就跨掉,贫穷的滋味他已经烦透了,抱怨归抱怨,他心里信仰没有因此崩塌,他始终认为比特币可以改变世界,坐上世界货币的铁王座。

  多年前,艾力克第一次听说比特币的时候,情况可谓大相径庭。他从不知名的订阅电子邮件里,收到一个叫中本聪的神秘人物发来的自我介绍。

  中本聪最开始就把比特币和黄金进行了比较:比特币将会是一种全球性的货币,人人可以拥有,可以使用。比特币也如黄金一样,其价值由想购买的人所定价。2100万总量是由加密算法生成,还需要和淘金一样进行“挖矿”的工作证明。

  比特币还有比黄金更优越的特性,如储存。转移支付的便捷性,只要稍微点下鼠标就可以完成支付,整个过程比银行体系的清算快的太多。

  比特币和黄金的对比,就好像人类和原始恐龙的对比,看起来恐龙巨大无比,其实他们只是不堪一击,人类使用工具可以降维打击,比特币也一样,原生互联网,自带多维度属性,只要地球不断网,比特币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

  早期的时候,一群忠实的比特币迷明白比待币的基本特征。简言之,它是一种全新的创造、持有以及发送货币的方法。比特币和美元欧元都不一样,不是由某国的史行发行的,也不是由大型金融机构转账来的。比特币是由用户自己创造并管理的货币,新货币被维护这个货币网络的人慢慢制造出来。

  因为创造比特币的出发点就是要向那些最强有力的金融机构发起挑战,比特币的网络从最开始就被一群忠实的比特币迷描述成一个乌托邦。互联网从大型媒体手中夺得了权力,并把权力赋予那些博客的博主和异见分子,比特币也声称要从银行和政府手里夺取权力,并把权力赋予使用这种货币的人们。

  哲学高度的货币思想,被无数人冷嘲热讽,他们轻蔑地认为加密货币的最终的结局只会和郁金香泡沫和南海泡沫一样破灭,到时候,所有投资者将跟着陪葬。

  然而现行的金融体系,也没有他们所想象中的那么稳固,世界上每一次金额危机都在暴露了金融界和政治界太多的弊端,人们从而向往出现一个新的金融制度。

  茶党、“占领华尔街”运动、维基解密,以及其他的运动,目的各不相同,但核心都是要把权力从少数的精英阶层那里夺回,再分发给个人。比特币为这些人的愿望提供了一个很明确的技术上的解决方案。比特币对世入吸引力之大,以至于很多人放弃一切来追随比特币,艾力克以及他的许多朋友们就是如此。

  如果比特币真的成功了,将有,不少人就会腰缠万贯。就像艾力克常常说的:“这是第一种既可以赚到大钱又可以效变世界的东西。”既然比特而能赚钱,那它吸引的就不只是愤世嫉俗的革命者了。招待艾力克的人——丹·莫瑞德,就是其中的一位。他毕业于普体玩渐大学,在高曼基金干过,然后自创了对冲基金。他成了比特币圈子里的风云人物,近期,他在比特币上投资,希望得到巨额的回报。

  真的能够出现一种世界货币,改变的是整个世界格局。你出去旅游的时候,不需要到处看工作人员满脸的粉刺和恶劣的态度,更不需要耽误太多宝贵的时间。即使在非洲,身在美国的亲戚汇款到家里人账号只需要一个比特币账户就已经足够了。就更别提国际间贸易结算,可以极大的提高效率。

  许多银行家、经济学家和政府要员都对比特币嗤之以鼻,说那是狂热分子的推销手段,都对比特币发出高危警告,说朝着没有中央权威机构控制的更数字化的世界前进,危机重重。尤其以Mt.Gox交易所跑路作为攻击藉口。

  其实现实情况是,每一次有关比特币的丑闻,只会增加大众对它的认知,并没有阻挡投资者对比特币追捧。

  在莫瑞德家聚会之时,在各类网站上,网民们已经开设了500多万个比特币钱包,而且大多数是在美国境外。在莫瑞德家里赌钱的那帮人,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刚从中国飞回来的沃尔玛前高管:斯洛文尼亚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来自英国的银行家;还有来自佐治亚技术学院兄弟会的两位弟兄。有些人是因为对政府的做法深表怀疑,有些人是因为对银行的做法恨之入骨,有些人是因为更深的个人原因而来的。比如说,那位在中国沃尔玛的高管,他祖父母逃离中国时,就是带着黄金逃的。在如今这个不明朗的世道里,比特币似乎成为更容易转移的资产。

  这些人不尽相同,其实各怀鬼胎。他们参与了比特币的创建过程,而且还将继续参与;他们也是比特币的使用者和布道者,希望更多人来给他们接盘。

  其中一个叫伍希斯,是一位梦想家,最近他辞掉公司CEO的职务,觥筹交错间对莫瑞德袒露心扉:我的志向不是在经营公司,而是建立一个比特币王国。他的态度决绝,神情显得相当笃定,仿佛一切即将发生。

  赌徒也有梦想,他们想着改变世界,大航海时代,哥伦布在历史上的地位褒贬不一,有人盛赞他是大航海家,有人不屑于顾,贬损他是强盗,是赌徒,带着一帮不知死活的底层人士,踏上美洲之路,无情的攫取财富。

  究竟是他们的错吗?世界金融风云变换,比特币只是一撮人,作为保障未来一张通行证,而他们只是在赌未来,人生就是一场赌博,谁又不是在赌呢?